在前往溪州的路上用手機看了這篇文章, 其實我得承認我是很不愉快的。我真的是個幼稚的人, 有些話我實在覺得不吐不快, 所以即使是在悠閒放假的夜晚, 我還是想要一吐為快。

為什麼看了這篇文章我會如此不舒服呢?我認為是對作者那種"我是為你好"的自大尊妄態度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就文中的第一個例子, 此老師要某位趴在桌上的學生坐起來, 而結果被這位學生罵靠北。事實上我也很想罵他。這樣講好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這位老師要這個學生坐直的理由是什麼?感覺他會比較認真聽講?感覺他會比較有精神?感覺他會成為一個比較成功的學生?無論是任何理由, 我想不出一個"不是由老師觀點出發, 而是從學生觀點切入"的理由。說穿了要他坐直,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授課的時候學生們看起來都樂於聽課的虛榮心罷了。這樣的老師能不被罵靠北嗎?我不是贊成此學生趴著的態度, 但是我非常厭惡這位老師的觀點, 我並不認為他是為了這位學生著想的。

繼續讀下去, 更令我火大。此老師得不到學生"虛心的接受", 所以找來了導師, 此段順便說明了此學生的背景。什麼他是老大, 周圍有很多嘍囉, 更可惡的是“他媽媽是做特種營業, 根本無法管教他"這一句。這樣子的家庭, 不是應該更值得老師去嘗試理解孩子嗎?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本來就不能夠脫節, 而這個例子顯然的兩者並沒有密切合作。老師不去想辦法深入瞭解和理解這樣的家庭孩子, 只單純的為自己的職業驕傲沒有得到滿足而悲歎, 我們的教育還有什麼救?尤其第二個例子裡, 動手打人的孩子, 當然是不對, 這樣的處理也是應該的, 因為暴力是應該要受到譴責, 毋庸置疑。我也認為該讚揚這位老師, 他樹立的是一個典範, 以暴治暴並不能解決問題, 而他的委屈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感受得到。但是這並不代表打壓老師, 提升問題學生權力。這是作者在惡意扭曲不同理念的教學法。我相信老師們都會害怕問題學生, 因為我自己也被問題學生打過。但是就是因為有問題, 他們和他們的家庭才更需要第一線的我們的理解與關注, 若是身為第一線的我們不行, 好歹也要紀錄問題然後將他們轉介到可以幫助他們的機構或中心。這應該是一個相互連結, 以幫助問題孩童為主旨, 各樣機構各司其職發揮其功能的社會。怎麼會是以" 我總是希望能憑自己微弱的力量去喚醒這些迷途的孩子"這樣傲慢自大的心態藉此自怨自艾呢?

我承認, 年齡大的孩子是有相當的難度的。尤其是在青春期前後, 他們連自己都很難理解了, 難道還得不到理當受過專業教育訓練的教育者的付出與努力?身為教育者的人們啊, 無論我們教的事哪一個年齡層, 我們都要記住:我們不是來拯救迷途的羔羊的, 請不要自以為自己有若神紙般的犧牲奉獻而暈陶陶的失去了理智。因為那只是在滿足自我罷了, 比不教書更可惡。請在教學的時候抽離自我滿足。這是一份聆聽, 耐心, 等待, 保持開放理智的心緒, 隨時準備去接受另一個不同個體產生不同想法火花的工作。我們的職業滿足應當是來自於盡力瞭解與陪伴另一個個體, 與他們一起摸索出適合他們的人生道路, 學習道路。這才是不打罵, 不處罰背後的真意。只做了表面工夫的老師們, 不要再怨天尤人了, 台灣教育的失敗, 也許很多人都該負上一筆責任, 但是你們絕對是逃不了的。

好我太幼稚了, 忍不住又發牢騷了, 我要去看星星了!

419312_10150501176981507_1094871758_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s. LaLa@ Hamilton Park

Ms. La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