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想好好坐下來, 把這兩個禮拜發生的種種事情, 以及我的想法轉變全部都記錄下來。就這樣在一年中的短短兩週, 給了我很多思考的機會, 挑戰的機會, 還有反省的機會。實在非常神奇。我希望可以寫下來, 也許一天後的我, 也許一週後的我, 也或許未來的我, 會有不同的思考面向。但是這是好的, 我希望自己不斷有新的想法, 不斷考驗試煉自己。這樣我才不會永遠都是一樣的想法, 因為那一定會很可怕吧?

我的寶貝G從2009年9月開始在我班上, 就一直是我們密切注意的目標之一。但是當時他才滿三歲, 所以很多行為上的問題, 都還算是可以掌控。前面半年, 我都不覺得他有注意到我們的存在。他和他的摯友J一起快樂悠遊在教室裡, 雖然我們有覺得可能對他而言我們教室太多小孩, 但是整體而言還算好。從去年年中我的團隊被拆散, 又加上連續有新的老師加入。一向不擅於應付適應新狀況的G問題越來越嚴重。我當然知道每有一個新的老師進來, G的問題就又捲土重來一次, 但是我沒有辦法阻止校長的決定, 這是其一。到了暑假班, 是全部打散分班。當然因為他的狀況, 我又是這年暑假唯一留任的他的老師, 所以G當然規我管理。這也算好, 也算不好, 暑假開始我們變得十分親密, 因為我又加做下午班, 所以我們相處的時間變得很多。我常常一手抄著W, 一手緊抓著G, 從公園一邊用聊天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一邊慢慢走回來。所以當暑假我離開回台灣的時候, 他們兩個都有適應不良的狀況。當時G還沒有W那麼嚴重, 至少W打傷了其他老師, G還沒有能力這麼做。

新學期一開始我看到我班上有29個學生, 就開始暗叫不妙, 去年都擔心學生太多對他造成不良影響, 今年更多還得了。但是情況不由得我們先抱怨, 我寧願先試試看, 真的不行我也要紀錄下來他的種種反應, 才好和家長及校長反應。果不其然, 從學期一開始, 每一天, 真的是每一天, 他都有狀況發生。早上八點十五分至八點半之間進學校, 到八點四十五分其他朋友陸續進來的時間是他最平靜的時間。通常我都利用這樣的時間給他進行教學。因為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進來, 他越來越無法控制他的身體。有時候是像蟲一樣的在地上, 用頭抵著地板爬行。如果我把他抱起來, 他就會像無骨的水母一樣無法支撐自己的上半身, 放任自己的身體亂晃, 加上咯咯亂笑。這還算好的, 有時候是在教室裡一直繞著圈子亂跑, 然後放任整個身體倒在地板上。那當然是會痛的, 所以他就會開始大哭大鬧。

今年我拿到的行程表是所有的額外課程都是在比較接近中午的時間。所以我們都利用一早的時間去公園玩。G是很愛去公園玩的, 但是他的身體沒有辦法管束自己讓他能夠成功坐在團體時間。更不用提讓他成功自己去上洗手間, 自己穿上衣服, 自己好好的排隊等著出門。所以我們一定需要一個老師專門帶著他。加上他的暴力傾向, 所以最後帶著他的多半是我和Heather, 不過我比較居多。我常常要一心多用的一邊唱歌娛樂已經好了的小孩, 一邊牽著他幫助他, 一邊發放外出用的名牌, 還要時時注意他是否對別人動手。好不容易從公園玩了回來, 通常我們會有另外一個團體時間, 但是G會直接去拿點心吃。這我是不反對的, 我從來都覺得逼小孩子坐在我的團體時間是很不應該的, 我的團體時間本來就應該要有趣到吸引他們想要過來才對。加上他知道他的身體是需要食物的, 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們都會讓他去吃。

等到這個團體的時間結束, 就是大家自己分頭工作, 老師教學的時間了。我常常都會把自己放在看得到他, 又不會太接近他的位置, 這樣若是他傷害了別人, 我可以第一時間趕到。而因為隨時有這種可能, 最大的好處是我變得很擅於計畫。我前一天就我的教學計畫照重要順序和時間長短好好排好, 沒有一天敢偷懶。因為沒有計畫就會自食惡果, 所以每天不管多累, 我都還是會逼自己安排好第二天的計畫。

教學時間結束通常已經是接近12點, 我們坐下來吃午餐, 接下來G就會去睡午覺。午餐時間是一個很大的轉換, 也是他最容易發怒的時候。這兩個禮拜問題變得十分嚴重, 午餐時間是引爆點。在一個我跟他纏鬥很久, 終於成功的讓他不再爬行在地上能站起來走到樓下午睡的教室的的午餐過後。我和他一起坐在樓梯中間, 讓我們兩個都能夠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先是告訴他, 我們兩個都好好的靜下來一下吧。所以在樓梯間, 就我們兩個, 我們一起深呼吸了好久。然後我毫不隱瞞的告訴他, 這樣的狀況讓我覺得很疲倦, 我很想幫助他,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幫助他。他坐在那裡, 靜靜的看著我 (一對一的時候他可絕對是個天使) 我不會對小孩子大吼大叫, 相反的, 我會很誠實也很平靜的告訴他們我的感受。即使我覺得難過, 我覺得傷心, 我也會毫不隱瞞的告訴他們。我只是很想把他們都當成對等的個體, 好好的尊重他們, 與他們對話。因為有了問題就是要溝通的, 如果我們不給他們對等的尊重, 我不懂他們怎麼能了解我們的擔憂, 也怎麼可能會給我們相等的尊重呢?

G靜靜的看了我很久, 然後跟我說通常吃午餐的時候, 他已經覺得很累了。我才忽然想到, 是否有可能我們每天的行程表, 對99%的小孩都是可行的, 但是對他卻是行不通。所以我問他說, 那要不要以後我讓他在午睡的教室吃午餐, 因為他們的午餐時間比我們早半個小時, 他可以早一點吃午餐, 也不用在身體很累的時候還需要整理東西, 上洗手間, 選一本書走下去到午睡室。他點點頭說好。所以我帶著他去問了午睡室的老師, 她們也說這是可行的, 所以我和G就說好第二天開始我們試試看這個計畫。

但是真沒想到, 看起來是一個美好的計畫, 卻是我和他的災難之旅的開始

先是第二天, 我牽著他的手, 帶著他的午餐, 開開心心的早一個小時來到午睡室。我陪著他找到了他可以作的工作(教室裡所有的教具我們都稱做工作), 做了所有交接該做的事, 我放開了他小小的手, 轉身要離開教室的時候, 他忽然開始放聲大哭大叫求我不要走。我先是呆了, 然後就跟他說我會回來的啊, 這只是午餐和午睡, 我一定會來接你的啊!但是他哭的之慘烈的。午睡室的老師立即過來接手, 抱起他安慰他, 暗示我趕緊離開。

說真的這種生離死別似的哭法我們見識的多了, 所以我也知道那老師會怎麼處理, 所以我當機立斷的馬上站起來, 說再見, 關門離開。可是我發現當我關上了門聽到他不斷的拍著門, 哭著叫著我的名字, 我躲在角落真的感覺非常罪惡, 真的是心都碎掉了。我才發現自己跟那些也在門的另外一邊掉淚的爸爸媽媽沒有兩樣, 也忍不住掉下眼淚。這讓我非常自責。以前我總是希望父母速速離去, 因為他們離開之後我們才能夠撫慰小孩, 幫助他們和我們或是其他小孩建立關係。但是從這一個經驗之後, 我發現我自己應該要用更體貼, 更理解的方式來了解這些父母正在經歷的感覺。這果然是一個不親身體驗, 很難了解箇中滋味的痛苦經歷。也提醒了我, 我該要不斷的, 不斷的把自己放在別人的角度, 替別人思考, 替別人著想。

第一天這樣之後, 午睡完G回來之後, 就一直在我身邊依偎著。從來不會像其他小孩一樣甜甜的說我愛妳的他, 開始用他的行為讓我知道我對他的重要性。但是我知道送他到樓下, 真的是為了他好, 因為樓下小孩也少, 對他而言是一個很理想的環境。所以連續好幾天, 我們就這樣重覆著這痛苦至極的分別。我每天都要哭個五分鐘, 然後逼自己振作起來, 因為教室裡其他的小孩還是需要我的。這樣實驗幾天之後, 我忍不住開始問自己, 他這樣痛苦, 就算我們有100分的好意, 他真的能接受到嗎?會不會對他造成更不好的回憶和影響呢?所以這一次的家長座談會, 當然這件事情就成為了我們探討的重點。本來不甚贊成的父母, 聽完了我告訴他們我們的出發點, 我和G的對談, 以及我們的處理應對方式, 也慢慢轉成支持。

但是討論到最後, 他的媽媽很認真的問我, 是否覺得小孩子的多寡對他有造成影響。我已經馬上知道我們接下來要面對的問題是甚麼, 單是基於專業, 我還是很誠實的告訴她"那是絕對不容置疑的, 他比較適合比較小的班級" 所以他的媽媽, 一邊說一邊眼睛就紅了, 她說"那麼, 不是我們不喜歡Blue Room, 我真的很希望他可以待在妳的教室, 但是有沒有可能讓他轉到其他教室呢?" 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下一個問題, 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差點哭了出來。工作的時候我是絕對強勢的, 我絕對不掉眼淚, 因為掉眼淚沒有用, 所以我寧願保持堅強。

我花了將近一分鐘極力調適自己的情緒, 然後我告訴她們"這會是最理想的狀態, 因為這是對他好, 但是以我對他的了解, 我知道他大概會需要個半年到一年才能再習慣新的環境, 目前我不建議轉班, 我想我們能做的是先讓他中午和下午的時間待在人數較少的班級, 早上還是可以和已經熟悉的舊朋友玩, 然後不要讓他留課後安親班, 三點之後就讓他離開, 讓他可以有一對一跟另外一個大人相處的安靜時間, 對他來說會是最好的方式"

這時候, 我才覺得, 當老師真的好難喔。身為一個老師, 即使這些小孩又軟又甜又可愛又令人愛不釋手, 但是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太過接近他們的。因為這樣, 我才能夠隨時隨地, 以最清晰的思路, 為他們做最好的決定。我們觀察, 我們紀錄, 我們分析, 我們也犯錯, 我們吸取經驗, 我們重新規劃路徑。因為最後的最後, 我們只是要每一個小孩子都帶著笑容, 快樂的長大, 然後揮揮手離開我們。但是要毫無偏見, 理智清晰的分析, 是我的工作裡最困難, 也最迷人的部分。

另外一個我非常喜愛的部分, 是解讀他們的思路和行為。拿G的例子來說好了, 我最近的一個理論, 是他無法說出他的思緒, 所以我替他解讀, 幫助他說出來。像是有一天他不小心惹了他的好朋友J生氣, J邊哭邊跟我告狀, 結果G開始不斷用塑膠蓋打自己的頭, 還一直叫J看。J當然更加憤怒, 就對他大吼說"STOP IT!" 所以我輕輕的拉住G的手, 先讓他停下來, 然後讓他看著我, 問他說"是不是因為你讓J生氣了, 然後你現在想要逗他笑呢?"

他呆了一下, 然後用很悲傷的表情小小聲的說"Yes..." 這是我覺得, 第一次我終於進入了他的心裡, 所以我對他說, 你不用用這種方式啊, 你就問他說,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開心呢?" 他照著我給他的話說了一遍, J終於停止憤怒, 說"那你幫我擦優格好不好?" 所以兩個小男孩又嘻嘻哈哈的繼續午餐時間, 我就退開了, 因為如果可以, 我希望他們能夠享受他們自己的時間, 在我不在的狀況之下。所以從現在開始, 我要每天不斷的分析他的思緒, 替他解讀, 給他語言, 幫助他說出來。如果這個小孩子, 花了他人生裡面1/4的時間, 慢慢的信任了我, 習慣了我。我也要盡我的責任, 幫助他, 一步一步的, 幫助他習慣這個世界。另外一個我每天都在盡全力做的事, 是找出各種不同理由來給他正面評價。像是"G你今天坐在團體時間的時候, 都有記得要保持跟別人的距離沒有碰到別人耶!謝謝喔!" 或是" 哇你剛剛跑的時候有小心避開別人耶!謝謝你這麼小心喔!"身為他週圍的大人, 我們有責任也有義務, 去發現這個孩子美麗的部分。去幫助他認知他做的, 好的事情, 以及他自己有的美好的部分。這本來就是我們的責任, 不是嗎?

這兩個禮拜, 有如狂風暴雨, 每一天我的心情都像是在洗三溫暖一樣。也躲在角落掉了好幾次眼淚。但是每一次我都擦乾眼淚, 站起來, 重新思考一次, 我還能再做些甚麼?? 再重新看一次我的筆記, 產生新的理論, 做新的嘗試。我只是想記錄下來, 若是未來有一天, 我喪失了教學的熱情, 我希望我能記起來, 自己最初的感動, 那驅使我自己不斷不斷繼續努力的動力。不是別的, 只是我知道, 不論再怎麼辛苦, 在看到他們笑著, 快快樂樂的從我的教室畢業的時候, 一切都會是值得的。那就會成為我的動力, 讓我可以笑著, 再歡迎下一批進來的, 新的孩子們。

IMG_576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s. LaLa@ Hamilton Park

Ms. La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