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這一篇, 完全是在緬懷我的第一個學校以及在美國工作的第一個五年

上次去參加N家的烤肉的時候, 這群家長知道我曾在曼哈頓上西區的蒙特梭利學校工作過。所以有人問我對於曼哈頓學校申請的看法。在心裡面我忍不住真的大笑起來。因為那真是好一個令人懷念的問題啊!加上N的媽媽建議我看看這ㄧ部紀錄片, 看完之後, 真是酸甜苦辣的回憶全部都湧上心頭。

在WSMS (West Side Montessori School) 的時候, 九月到十二月是我們最忙的季節。因為那是要幫小孩子寫推薦函的時節。ISAAGNY, 亦即Independent School Admission Association of Great New York。此報告通常八九頁長的交代清清楚楚這個小孩的各種發展, 問題詳細, 每一個問題我們都要提供一個example。所以九月到十二月我們都像老鷹一樣盤旋在那些要申請出去的小孩身邊, 記錄分析他們說的每一句話, 真的是每一句話。我還曾經在盆栽和窗檯附近偷放錄音筆, 因為沒辦法我英文沒那麼好, 記錄不快。所以九月學校一開始, 我就會先忙著跟家長打聽誰要申請出去。我最恨那種十月底ㄧ臉抱歉的來跟我說: 其實我們剛決定要申請下一間學校。那種在兩三個禮拜內要趕出一份ISAAGNY, 令人寢食難安的感覺實在有夠令人討厭。我們寫的報告有絕對的影響力, 但是家長是不能看的, 這是學校之間流通的文件, 所以我的記錄ㄧ向都是以中文夾雜ㄧ絲絲日文為主。因為這樣家長才看不懂。

幫助家長和小孩通過整個繁雜的過程, 也是一整個年度的挑戰。因為每一間學校都有自己的面試過程。小孩子要經過一次又一次煩人的面試, 他們不知道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會對他們未來12年造成影響。這對家長卻是莫大的壓力。家長的壓力, 絕對是會轉嫁在小孩身上的。我們要ㄧ次次的安撫家長極度狂亂不安的情緒, 給她們支持或建議, 還要加上安撫小孩子。其實是很辛苦的過程。有些學校的面試過程是把小孩子集中在一起, 透過那種像看審問的玻璃來觀查他們。我也聽過有學校會派人混在家長群裡面偷偷記錄家長說的話, 做為審核根據。面試過程裡還有一個考試, 叫做ERB。不是每一個小孩都能順順利利的去考ERB, 所以幫助他們好好的進去考試, 維持他們的好心情, 決定他們身心狀況適不適合那一天考試, 也全都是我的工作職責範圍。我曾帶過一個小女孩, 因為太喜歡我們本來的學校, 不想進入下一個學校, 所以面試頻出狀況。跟她私下討論好多次之後, 我找了一個機會, 糾集了很多她的好朋友, 大家一起畫了一張愛心卡給她。讓她去面試的時候帶著, 可以記得我們都很愛她。百般疼哄之後, 她才終於順利通過面試, 好險她最後進入了家長理想中的學校。但是整個曼哈頓申請進入幼稚園或一年級的過程, 實在太瘋狂了。跟申請大學一樣。這些可憐的孩子, 這麼小就要面對一舉一動都要被分析記錄的命運。實在太可怕。還好現在工作的Jersey City實在沒這個問題。這真的是一個和樂又美麗的世外桃源啊!

我對寫ISAAGNY的記憶, 卻是又苦又甜。有時候寫完還被校長打槍, 是苦。有時候記錄到絕棒的例子, 影響這個小孩進入好學校, 又是超甜。至今我仍保留大量當初寫的報告。只是今日回頭來看, 這樣的申請過程, 實在是太過折騰, 真的有必要嗎?看完這部紀錄片, 許多回憶又都湧上心頭。唯一能確定的是, 我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小孩養在紐約, 實在太可怕了, 如果我的乾兒子女兒們要來, 我也不讓他們來。實在太折磨了。孩子們, 只要心地好, 享受他們的童年, 就好了。人生, 還有甚麼比快樂和愛, 和珍惜身邊重要的人事物更重要的事情呢?? 我想不出來耶。所以我只想好好愛她們就好了。看本片最有趣的是記起很多以前就想參觀的曼哈頓超酷學校, 以及一個曾經一起合作過的SEIT。雖然他能力不強, 但是我們也曾經一起去教育機構開過幾次會議。看到他的出現我實在很開心。紐約的教書生涯畢竟也不全是折磨人的回憶嘛!至今都已經只剩下美好的回憶了......

啊, 我愛紐約

Nursery-University-2008-Cd-Cover-124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s. LaLa@ Hamilton Park

Ms. La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